盛行西风带

生活九级残废重度懒癌患者

【战损梗】

·战损梗

·接电影倒下后粽子前

·肯定ooc了,小学生文笔

·私设一堆堆的

·承包大护法  红冬瓜是世界的瑰宝

·曾经好像看过一个分析说冬瓜体质和普通人差不多

·顶锅盖逃跑







三枪枪枪弹无虚发,眼见对面的黑笋尖在自己的能力下,分崩离析化作尸块,庖卯已自剖心脏,跳墙小鬼身死,老头也已在黑笋尖的枪下赴了黄泉,旁的喘气的便只剩太子,似乎能听见一直紧绷的神经崩裂的声音,眼前飘黑,终是伸手不见五指,胸腹处始终是火烧火燎的疼。

是否应该感谢这疼痛?

意识未曾远离,始终能在朦朦胧胧中听到些什么,是谁?

身旁全是炸裂开来的烟火,团团簇簇,鸦青的、水绿的、牙色的、绯色的......妖冶异常。如同,黑笋尖的子弹,却照不出身形。低头看去,是个孩子,穿着跑路神仙的衣袍,梳着冲天辫,手中火把燃成了亮白色,孩子欢快的跑着,点燃一路烟火箱子,跑向黑笋尖。

忽的一阵轰隆声一切归于沉寂,少倾便看见远处,全是太子样貌的纸人,小纸人从虽然看不见却知道那里就是的脚旁跑过,一群群呼啦啦,小小的纸人愣是觉出洪水猛兽的意味。

“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死胖子!”

小纸人声音尖细,苍蝇一样惹人心烦。

未待纸人跑过,上下无光四周却一片通明。飘飘忽忽晃晃悠悠,仿佛坐在船上,始终落不到实处。这种感觉令人不安,和没有乌钢杖时一样,不,更甚。没有落脚的安全点,灯火通明,动不了,乌钢杖不在身侧,耳畔全是苍蝇的嗡鸣。

还有比这更糟的么?

当然是,没有了。

走神时,一张绘有太子“山水画”的气球悄无声息的靠近,待回神时只觉一阵憋气,紧接着就是脸上一凉。

太子的大脸近在咫尺,一拳上去,只见败家子儿两行鼻血淌下。

看来是醒了,挥散刚刚脑中光怪陆离的记忆,猛地起身,只觉疼痛更甚。坐起来靠在一旁软和温热的地方,直抽凉气。

“嘿!死胖子,我辛辛苦苦把你背到个干净点的地方,你倒好,上来就是一拳。”话音未落又是一湿凉软踏踏的东西糊上脸。

任了这损仔胡乱的动作,待擦完之后,示意人停下手中动作。

“我断了十一根肋骨,不能挪动。”扫眼身旁,乌钢杖还好好的呆在身侧,心瞬间就落回了肚子里。挣扎了几下,打算起身。

“好了好了,死胖子,你也别这么着急了,出来这么久,晚回去一天两天不是事儿,你先把伤养好了,我先去找点吃的。”说罢,欲起身离开。

刚要挣扎跟上,却被按住“好了好了,之前也和小姜一起找过吃的,不然早就饿死了。你就在这儿养伤,我保证哪也不去,待会儿再找块牌子,至少得给小姜入土为安,这事还得等你这个死胖子帮忙埋呢。这儿是干净水,布也给你放这了啊。”

心底再怎么不放心也只能随他去了,看人背影远去,慢慢挪动双臂,检查了火器造成的伤口,够深,却不致命。先将身上其他伤口用干净水大致冲洗干净,之后便是火器的子弹。

从包袱里摸出把小巧利刃,非刀非剑,只是利刃。拿起乌钢杖,杖端冒出火焰,给刀消毒。

尖刃刺入,冰凉透骨,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探入挑起挖出,一气呵成,背脊已是汗珠密布。咬牙挑出另外两处,双臂已然瘫软无力。

远处传来徐锦海的呼声,张张嘴,声音喑哑,倒不如不喊。只默默的等人靠近。

“嘿,死胖子你还没包扎完?”

“没劲了。”

“我跟你说,我这双一看就是为了艺术而生的手,就帮你弄一回,荣幸吧你就。”

“闭嘴”

“死胖子这就可......”





——————end——————

论包了不如不包

顶锅盖跑

评论(12)
热度(76)

© 盛行西风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