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行西风带

生活九级残废重度懒癌患者

【战损梗】深夜诗人

·轻微战损梗

·真放飞自我

·最近想吃糖

·私设多爆炸

·设定个反派

    包成个粽子的护法和太子带着小姜的石头和欧阳鸣上路了,大抵是艺术的手太具魔力,或者干脆就是护法年纪大了,当天晚上护法额头就可以煎蛋了。莫说酱油鸡蛋饭了,可能叉鸡饭都能热个三四份。

“哎呀哎呀,你这个烧法儿,咱们还出得了山么?”浸透布料给护法冰额头的太子如是说。

“用你管”略微发虚但听起来依旧精力十足的护法大人即使是发烧也依旧是这“臭脾气”。

    由花生镇出来回裴定的路,也仅是欧阳老头修的一条不长的好路,傍晚天刚刚擦黑时就走完了,那时护法还未烧的这么高,而他又善于隐藏,推脱与身上红袍映的脸色好。太子也未曾当回事,毕竟这死胖子艺高人胆大武力值爆表,自己也未曾见过他生病,满世界的抓自己,比那四条腿的都快,若非如此,若是换成西宫的宫女,他这么睿智的人,犀利且明察秋毫的双眼,绝对会第一时刻发现。

    夜深了,小鸣已睡熟,路旁树林中传来几声不知名的鸟叫,夜色中树影摇曳,越发的渗人。坐在火堆旁,也丝毫感觉不到暖意,甚至有些透骨的凉。徐太子拉了拉身上白袍,抱紧成一团,纵是夏夜的山风,还是吹得他有些瑟瑟发抖。

    护法同样不好受,虽然太子认为他已经烧糊涂了,睡着了,并主动担起守夜的责任,但是他怎么可能真的放心的去睡让太子一个人守夜,只不过是捂紧长袍平躺假寐,有风吹草动随时应战。即使,除了胸腹处尖锐的疼痛外,还有因发烧而全身肌肉酸痛。

    他应是天子手中利刃,太子身旁壁垒。

    他无论如何,都是应护他周全的存在。

    而且,若是自己已经找到太子了,那么,今晚便是另一波人动手的绝佳机会。

    果不其然,后半夜,太子终于支撑不住而睡熟过去的时候,他们动手了。

    林中黑衣人悄无声息蜂拥而出,大护法快速起身站在太子身旁,不断用乌钢杖磕开暗器,杖头跳跃的蓝色火焰,每一击都带走一条人命,甚至更多。

    这么大的排场,哪怕之前睡熟的小鸣都已醒来,躲在一个岩石缝隙里偷偷的观看着这场烟花般绚丽而短暂的刺杀。

    没错,短暂。摸约过不了一炷香的时间,黑衣人已被尽数以碾压的姿态屠杀,也只能是屠杀,若非如此,他何德何能坐享大护法这一身份,他可是从太子爷爷的爷爷那一代就已经是奕卫国的大护法了。

    一袭红袍被鲜血浸得更加鲜艳,一旁的小鸣已经吓傻,丝毫没觉出有什么东西在身后徘徊。太子虽然已经习惯,但是仍是被这阵势惊得有些双腿发软。

  “死,死胖子……和你说过多少遍了,文静,文静点。”压下心头恐惧,说着不靠谱的话,却掩饰不下劫后余生的惊骇。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可别松懈了。”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太子的警告。

      话音刚落,林中又窜出几条黑影,个个手中兵器银光冷冽,很快护法陷入缠斗。

    “叉鸡饭!”包袱中小涅叽飞出,落在一人的火器之上,压低了枪管,子弹从护法身侧擦过,未中。

     “好好好,知道了,死胖子。”闻言,白色的身影拉上躲在石缝的冲天辫孩童,顺着山路,往回跑去,

       没错往回,往前只会有大量的埋伏,往回虽然肯定也有,不过小鸣熟悉地形,对他们利大于弊。

     “太子莫急。”许久未言的小鸣发声了,说着掏出身上藏着的黑蛊石。“黑蛊石剧毒致幻,太子莫不是忘了?”说罢抢了太子身上的水袋,将黑蛊石投入水袋中,回手扔向分出来的追兵。

       水袋应声破碎,是追兵打破的,宛如破毒子,没一会,被水溅到的追兵已没了声息。

       “啧,你怎么把那么危险的玩意也带上了,”虽是不满,但在此危急关头也只能如此了,只是抱怨两句便带着小鸣向更深的林中跑去,找寻遮蔽物。

       “此物用好,不仅能保命,还可用于军事,实乃利器。”纵是身处险境仍不忘推销。

       仍是说着,便听身后嗖的一声,来不及回头,只觉温热腥甜的液体劈头盖脸浇下来,白袍染做了红袍。

       “你,没事吧。”平淡的语气,红袍在夜风中猎猎作响,手中乌钢杖端蓝火映的人仿佛地狱归来的鬼。

       “没事没事,嘿,我说死胖子你倒是文静点。”指指小鸣“你把人孩子都给吓坏了。”

       “走吧,今夜应该已经安全。”熟悉的套路,誉王殿下老套的刺杀手法,还玩不腻,他都快腻了。

       “死胖子,我得洗个澡。”

       “不怕感冒你就洗。”

       “还有小鸣这孩子,也得洗。”

       “你可真会体贴人”

       “还有,志刚你下回能不能文静点,那个暗号也该换换了……”


评论(19)
热度(97)
  1. 桃梦菱盛行西风带 转载了此文字

© 盛行西风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