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行西风带

生活九级残废重度懒癌患者

【微太大,护法视角】与你


·写不出双法的道歉信
·想梗真的好难啊= =
·人怂不敢au
·听着徐梦圆China U真爽
·OOC致歉;护法视角;私设一堆
·微太大
 
经历了千辛万苦,可算是把太子连哄带凶的弄回了裴定城,皇宫高墙之中,他画他的美女,我尽我的职责。互不相干,不捅娄子,多好。
然而,就在我这么想时,现实总是会帮助你回收FLAG,现世报现世报,这就叫做现世报,须得闭嘴向善,万弄不得什么花花肠子。
今日出宫添置些日用的杂物,宫中东西虽好,却比不得自己挑的,用着顺手。刚挑好个带给那败家子儿的玩意儿,便传来暗卫附在耳畔微弱声音,太子又逃跑了。
逃逃逃,宫中又不是坐牢,刑满释放么!都许的他画西宫的宫女了,还想作甚!
闭眼忍下一口莫名的心头怒气,带着给太子的礼物随着暗卫,赶回了宫中。
宫中已乱作一团,皆因太子。东宫主人消失已盏茶的时间才发现,能躲过暗卫如此长的时间,他可真是本事了。
微叹口气,打发宫女去禀报皇帝,暗卫总是换,定是找不到太子踪迹的,自消失到现在不过半个时辰,以太子脚程,出不了宫,那也只能是几个老地方了。
这家伙可真体贴人,好好的十巡休假,愣是变成了找人游戏。
看宫女散的差不多了,令暗卫去搜索城墙根内外,若是含了出宫的心,这次定是要教育他一番的。
加快脚程,向他儿时经常躲藏的地方跑去,也就几处,都相距不远,好找。
终于,在座塔尖尖发现了他。
那是他最不开心的时候最隐蔽的庇护所,塔尖尖空间窄小,最多只能容下两名大人隔一茶托相对而坐,还得是瘦些的。
如今,我进去是显得有些挤了。
“死胖子,又被你找到了。”声音中夹杂着些没听过的东西,太子仍是一袭被他父皇撞见会被数落的白衣。一手摩挲着宛如水晶般通透的蓝色石头,另一手端着酒,状似潇洒将酒洒在塔尖尖的木质地板上。
“别撒了,易燃。”我拿乌钢杖轻轻敲击地板,就怕个年久失修我们俩一起掉下去,我还好,若是掉下去可就苦了太子了。
“死胖子,你今天就别管我了。”如此平淡的语气,由太子口中说出,定是心事沉重。见他独自斟酌,看着远处的山峦,阳光打在他脸上。
不知不觉中,孩子长大了。
“喏,给你买的。”有些不忍打扰他,递给他一锦囊,带着红绳的那种,可以挂在腰间的。
平静看着他接过锦囊,一言不发的将小姜得石头收入,而后饮尽最后一口酒。
“想哭,就哭吧。”一手带大得孩子,怎会不知他性子“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哈……没事,就感伤一下。”强颜欢笑在你脸上可真丑。见他默默收拾好酒具,我便起身,先行爬下塔尖尖的阁楼,待他下来。毕竟我挡着,他过不去。
看他手抖着,端着的盘子中酒具不断发出清脆的碰撞声,与木头的吱呀声相映成趣,微叹口气,打算接过盘子,却不料梯子一节台阶,突然断裂,太子摔了下来。
不过也就离地面不到半米,倒是不怕摔坏。
闪身过去接住,怀中他泪流满面,孩子,长大了呢。
“你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我怀里。”就算他七老八十,也还是孩子。一本正经的警告他,并把人搂至怀中相对舒服的位置。
“死胖子,不许说出去。”摸约是哭够了,他也便平静了下来,安静的伏在我怀里。
这一刻,仿佛回到了过去,太子还小得时候,同样的地方,同样无声的哭泣。
“好”这回就先饶他一次吧,下次偷跑可就是重罚了。
“嗯”感觉到他的鼻息喷在衣袖上,隔着布料都能感觉到的温热,仿佛使我平静下来,再看怀中人,已经睡着,带着微醺的两颊的两抹可疑的红。
与你,不曾想过你能将天下治理得海晏河清,风调雨顺,五谷满仓廪。
只求你此生平安喜乐。

评论(2)
热度(41)

© 盛行西风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