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行西风带

生活九级残废重度懒癌患者

第一课

·赌博输了的产物

·特别甜!!

·但是受了刺激,下一篇只想写刀报社

·太子幼年梗

·私设ooc

 

又是一次睡到日上三竿,大护法实在是忍不了了,虽然小孩子的睡眠时间都长,但是哪有日日都睡这么长时间的,太子太傅派人催了很多次,但是宫女们都被起床气的小太子吼了出来,大护法就又这么华丽丽的被请了过来。

“大护法大人,奴婢是实在没有什么办法了。”太子的贴身丫鬟满脸赔笑。

没办法,谁让太子只亲大护法,其他人除了父皇母后谁都不鸟,而且有大护法在,就会消停很多。

日常救场的大护法也很绝望,太子这皮孩子,不,不止他,历代太子都是这样,仿佛制造麻烦是他们的乐趣,并且乐此不疲。 

推门抬脚进入寝殿,就一床锦被直直向面门飞来,虽说这确实说明大护法教的武艺有所进步臂力见长,不过却叫人高兴不起来。床上的孩子也注意到了推门而入的红衣人,鞋都来不及穿就扑了过去“护法哥哥!”甜腻的童音根本看不出是刚刚那个满身起床气的太子。大护法伸出手,接住孩子生怕他跌在地上,摸摸太子毛毛躁躁的脑袋。

隔辈亲隔辈亲,都说老人疼孩子,这话一点都不假,但放在大护法身上却是另一种表现形式。

只见大护法猛地给了太子一个脑瓜崩,然后紧接着拎着太子的耳朵嚷道:“兔崽子!给我起床换衣服去书房!”

太子就乐乐呵呵的真的跑去拿衣服,自己慢慢穿起来,然后大护法就在一旁别别扭扭的嫌弃他穿衣服慢,帮忙给他整理衣服。每当大护法低头认真抹平太子身上的褶皱时,太子的嘴角就会翘起愉悦的弧度,当然,这是低下头的大护法看不见的。

太子进了书堂后就是大护法每天最轻松的时候,这时的太子会很认真的听着太子太傅讲解四书五经,并从太子太傅的话语中找出漏洞,每次都把太子太傅气的吹胡子瞪眼,然后再课间休息时和大护法念念叨叨太子的聪明,两个宠孙子的老人能干什么,那可不就是把太子宠上天啊。

但是这一切太子并不领情,每次看见一瘦高的一矮胖的玄红两色站在一起时,就总会有什么玩具从太子手中飞出直中靶心——太子太傅的额头。接着就看太子太傅这个老顽童追打太子。追到了也只是戒尺轻敲太子手板。

一天下午,天色昏红,太子在演武场跟着大护法学习武艺,太子太傅在一旁喝茶,笑眯眯的看着二人。旁的什么伺候的人都没有,只有三人的影子安安静静被打在地上,拉长得不成比例。

“今天就到这里。”随着大护法的语,太子向外跑去,丝毫不见刚刚练习时的生无可恋。

空气安静的可怕,弥漫着一股火器弹出膛的辛味,出口月亮门闪出两条黑影,一人直奔太子面门,另一人袭向太子太傅。瘦高的老人仿佛已经料到什么似的,掏出怀中火器,闪身到太子身后,一搂太子脖子,向天空鸣一枪。“不许动!”

千防万防,却没有料到太子太傅竟也是反贼一头。

黑衣人稍停顿一下,便双双袭向大护法。

“啧。”没有犹豫,拔出后背的乌钢杖,刷刷两下解决战斗。

“随我去金銮殿。”太子太傅脸上已没有了平日的温和,眼中全是疯狂,血丝密布,青筋迸出。就这么着,在夕阳中,一高两矮慢慢挪向这深宫大院中最为气派的建筑。

反贼是一亲王,反叛的官兵正与皇帝的暗卫纠缠。打的难解难分,汉白玉上着浸满了鲜血。亲王一看三人到来,笑得更加猖狂,催促手下速战速决,皇后看见太子被挟持,悲鸣一声不省人事,皇帝握紧的拳头,指甲嵌入血肉。

太子太傅带着太子走到中间“想要你儿子,就让出皇位!”厉声嘶吼,不复平时儒雅老人。

“好。”沉默半晌,皇帝握紧的拳头慢慢松开。

“好好好!”亲王拍手,心中的快意刚浮于脸上,却在下一秒扭曲眉眼,紧接着视角一变,他看见了太子穿着鹿皮小靴的脚抖得厉害。

众人只看见一道蓝光呼啸,紧接着亲王的血由断开的脖颈处狂喷,仿佛喷泉。蓝光似乎也是个信号,所有的暗卫拼死反扑,混乱中太子太傅拖着太子走上那百阶高的皇位边上,大护法的蓝光在混乱中格外扎眼。

“好孩子,这是第一课”太子太傅褪下疯狂,笑得和蔼“为皇者,杀伐果决。”

随手一枪解决一个反扑过来的叛军继续道“嗜杀者人皆屠之,畏杀者人恒欺之。”紧接着瞄准指挥叛军的军师样的人“心术不正者,或诛或灭”子弹破脑而出“善用贤才,明正道,广纳言,信君子,远小人,除佞臣,使这天下河清海晏,社稷稳固,百姓安居乐业。”说着摸摸小太子的头,笑得温柔。

台下叛军皆没了声息,大护法一身红袍被血染得愈发得红,胜过天边晚霞。

他不紧不慢但沉稳的脚步声,愈发得近。

只见一黑一红跪倒在小太子眼前:“臣领罪。”

一旁皇帝只是眯起笑眼,静静地看着,仿佛在看什么满意的作品。

小太子攥紧他小小的拳头,眼泪无声滴下



——————————

= =发现自己的文里的人都是影帝

看来是时候把自己原设定搬来了

“好孩子,这是第一课”太子太傅褪下疯狂,笑得和蔼“为皇者,杀伐果决。”

随手一枪解决一个反扑过来的叛军继续道“嗜杀者人皆屠之,畏杀者人恒欺之。”紧接着瞄准指挥叛军的军师样的人“心术不正者,或诛或灭”子弹破脑而出“善用贤才,明正道,广纳言,信君子,远小人,除佞臣。”说着摸摸小太子的头,难掩心中不舍。

大护法单膝跪于台下,叛军皆没了声息,只有一身红袍,胜过天边晚霞。

“为皇者,赏罚分明”太子太傅走下台子,跪倒在大护法旁边“不可使内外异法也。”枯槁的手举起火铳,只听一声巨响,一切归于平静。

一旁皇帝,静默的看着。太子已软倒于台上,扶着龙椅才没有使自己瘫在地上。

金銮殿中,只能听见大护法平静得可怕的声音:“臣救驾来迟,请皇上太子,赐罪。”

——end——


 艾特债主 @冥河幽暗 没写刀,爱不爱我爱不爱我!

评论(24)
热度(32)

© 盛行西风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