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行西风带

生活九级残废重度懒癌患者

花凋(贰)

花凋(壹)


年三十儿,宫内宫外一片喜气洋洋,就连平日里顶爱素净的妃子们都穿着一身艳,笑称沾沾喜气,再在自己殿门口放挂鞭炮,一来热闹热闹,二来驱赶晦气。太子也不能免俗的脱下白卦换作明快的颜色,太子本身长得也不算太过惨不忍睹,如今将胡子打理打理,婢子们再用玉冠挽起披散的头发,好一个精神抖擞妙郎君。

太子刚到,护法也正巧来给皇帝请早。太子由于仍心有怨怼,看见大护法也只是不尴不尬的打了声招呼,反而是皇帝关切的嘘寒问暖了几句,但也不过是吃穿住行几方面反过来调过去的问,也问不出什么花样。大护法单膝跪倒在汉白玉的砖石上,声音沉稳有力“劳陛下挂心,微臣一切安好。”宛如洪钟。

皇帝颔首示意,也不过官场几句客套话与晚辈对长辈的关切之语,不再多说,挥手示意大护法没事便可自行告退了。

目送红球走远,皇帝眼中闪烁,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平日里没有甚么时间与太子交流,好不容易赶上年三十,父子之间终于可以说上几句话,虽说太子不太靠谱,但好歹有一外界评价为智多近妖的父亲,之上也不会差到哪去。父子相谈甚欢,转脸便到了中午,除夕守岁,当然早就备好了各路山珍海味,中午的午膳则以顺口清淡为主,免得肠胃受不住。

饭桌上,父子二人仍你来我往好不热闹,突然间太子正了神色,思索片刻才开了口。“父皇,儿臣有一不情之请,求父皇成全。”

皇帝也正在兴头上,乐呵呵的没往深处想,只当自己家儿子是外出游历看上了谁家姑娘不好意思开头,点点头示意太子继续说下去。

“儿臣想暂时放大护法休息几日,待过些个日子再接他回宫。”

此话一出,震惊四座。大护法,皇家历朝历代最信任的人,就算是父疑子篡位都不会有怀疑大护法的心,信任大护法的绝对忠诚,而太子此言一出,竟直接将大护法流放,未有召见不得入宫。

皇帝当即就愣住了,任谁也不会料到,太子竟对照顾自己长大的大护法做出如此决断。

“儿臣不是不……”太子第二句刚蹦出几个字,突然右耳嗡鸣,过了一会右脸也是火辣辣的疼。皇帝的手颤抖得指着太子,双眼得滚圆,你了个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仿佛发泄火气一般掀了桌子,扬长而去。

年三十又是一个雪天,都说瑞雪兆丰年,远处全都是红砖绿瓦,大红的宫灯,黄色在雪地中格外惹眼。遥看过去,金线绣的龙盘踞在明黄色的袍子上,两粒石榴石点在龙目中。突然,连接龙目的金线,崩断了一根,艳红的石榴石在上面摇摇欲坠,远看仿佛是滴鲜红的泪。

太子也只得作罢,打道回府。刚一进屋便看见那个惹得父子二人不欢而散的元凶站在寝殿中,正在等他。

修长而艺术的手拿过药碗三下五苦涩的药汤除二便都进了肚,也不与护法打招呼,脱了外袍只着里衣便躺上早已焐热的被窝,补个回笼觉,好等晚上守岁。大护法见太子没有说话的意思,也就默默将碗交给侍女,踏进雪里。

寒风呼啸,吹得红袍翻飞,掩盖住护法一阵阵的颤抖,就连旁边飞着的小涅叽也没有注意到。


评论(1)
热度(22)

© 盛行西风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