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行西风带

生活九级残废重度懒癌患者

花凋(叁)

花凋(壹)

花凋(贰)


正值年三十,讲究守岁,就连皇家也不能够免俗,太和殿内灯火通明歌舞升平。各路皇亲国戚纷纷来朝,就连很久不曾回来戍边的人也都满面喜气得回来,图个热闹,沾沾喜气。

除了中午闹了别扭的父子俩。

太子本就是个洒脱的,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独自在晚宴上看舞女,喝闷酒,偶尔还逗弄下西宫的宫女,自娱自乐好不热闹。皇帝也是个不愿委曲求全的性格,也不曾理会太子,任着其他儿子误会,由着他们有机可乘的错觉,享受着其他儿子献的殷勤,也是一派祥和。

红衣舞女舞动着妙曼的身姿,太子不禁有些痴了,而后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与曼妙毫不搭搁的人,那人也是红衣,只不过是一年四季的红衣,背着个令人胆寒的手杖,跟在自己身后,穿越万水千山。想到此处,便不由自主的去寻找,待太子没有找到反应过来时,仅仅是自嘲了下醉了,接着自斟自酌。

“朕的奕卫国大护法何在?”皇帝似乎也是醉了,仿佛刚刚遇见了甚么开心的事情,朗声问道,一旁服侍多年的公公却附在天子耳边小声回话,皇帝脸上浮现一丝尴尬,随后做出释然的表情“算了,大年三十放他一天假,也让他好好休息休息。”

真假,太子小声嘀咕。

转眼已经到了午夜时分,天空中突然炸裂开一个个团花,红的绿的好不鲜艳,烟火的光竟比那月色还要惹眼,照的人心中暖洋洋的,使人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太子端着酒杯,酒液入喉,无声的笑了,是最近最真的笑,一如昙花。

谁也不会注意到,雪才停,本应平整的雪地上多了一行脚印,小小的,却很深很深。

雪打落护法门前柿子树上最后一枚柿子,小红灯笼扎在雪里,可爱惹眼。大护法褪下已经湿透的红袍,解下腿带子,脱鞋,换上干松的里衣,把自己裹入锦被,裹成了个球。

小涅叽停在球上打了个哈欠,也昏昏欲睡,却因脚下不稳当,无法入眠。

锦被内的护法颤抖着,似乎是在呓语,大概也是胡话“英雄有屯邅,由来自古昔……”往下看,仅能看见一双被麻绳松松捆住的双手。再往屋中看,一切都被烟火照得亮堂,乌钢杖被随意扔在门口不远处,就那么随意的扔着,无人认无人管。

转过天来年初一,各路皇子请安的日子,太子也依着规矩向皇后请安,却不做停留,直奔大护法的院子。之前的气他恨他都化作泡影,一早便心神不宁,甚至连昨晚的大作都不愿欣赏,急匆匆给父皇母后请过安见二人皆平安康健后,那么,只能是这个死胖子出了什么岔子。也只能是这个死胖子,这个死胖子死不了,所以一定不会有事。

回忆起近日死胖子送药时,眼角瞥见的惨白的脸,太子只觉心慌得更加厉害。

到了院门口,也不敲门,径直推门而入,却见那死胖子从小厨房探出头来,嗓音大概是因为睡了一夜刚刚开口,喑哑干涩“你来了?”

一头白毛汗的太子瞬间脱力,坐倒在地。

“死胖子,你没事别吓我。”

大护法眼神一暗,别过脑袋,缩回了小厨房,只听里面闷闷的回答“大白痴你刚好,别坐地上,屋里有干净衣服,换了去。”

——tbc——

本来打算这章结了的,但是还差一些没交代完

所以大概花凋会有个四五章

最近乐团太累了,所以花凋不定时更新,因为还要练笛子

最后,求评论嘛

评论(4)
热度(24)

© 盛行西风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