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行西风带

生活九级残废重度懒癌患者

名【为了花凋补偿的小甜饼】

“喂死胖子,你叫什么名字?”百无聊赖的太子捻着枚樱桃砍向在一旁养伤发愣的大护法,红与红撞在一起,鲜艳得刺眼。

“……”大护法愣住了,长久都被尊敬称呼为大护法的他,而后这不肖子又一直叫自己做“死胖子”直到现在才注意到自己没有名字,只有一个职位的称呼与不知谁闲得无聊起的诨号“志刚”二字而已。不过长久以来没有名字却也对自己的生活没什么影响,所以自己也没有给自己取字的念头,这一拖就是五百年,竟到现在仍没有一个名字。

将那个被扔到自己脑袋上后弹落到地下的樱桃捡起来,又砍了回去“名字就是个代号,没什么用的,大白痴。”太子转头躲过了只是玩闹的樱桃,并给护法嘴里塞了个连体樱桃,堵住了他的嘴。

护法吃着樱桃也便就不说话,慢慢的嚼碎果肉咽了下去,将果核吐到了沿路的草地上。太子见状又喂了护法一个樱桃,一路无话,一路上二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归程的路途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能将那三五斤水果吃完吃到饱,也经常会有吃到一半蹦出来的山贼与吃到还剩四分之一的时候来得刺客,总之能好好的安静吃完水果的次数,屈指可数。

大护法也不曾恼过,碰见山贼一乌钢杖吓唬吓唬就完事了,遇见刺客也只是需要杀掉刺客并安抚受惊的马,太子这位,早就自动遵循老样子,躲在了安全的地方。

总之,归程时即使太子仍然与大护法拌嘴,但是并没有惹是生非,一路上乖顺的可怕。

总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味。

不过大护法也没多想,毕竟终究是平安的带回了太子,他只要不出宫愿意如何折腾都无所谓。不得不说,大护法的直觉真的准的可怕,却是有关于他的风波。而且是他根本想不到的事情,是件他看来微不足道的事情。

赐名一事。

回了宫,第一件事太子便是请织造局为他编了个锦囊,作收小姜之用,每日贴身携带,甚至沐浴更衣时也要放在看得见的地方,从不离开视线。

第二件事便是让礼部去准备大护法赐名一事,不过此时只是暗中进行,大护法竟分毫风声都未曾听见。直到那日宫里的公公前来贺喜,吓得护法以为太子悄么声的找西宫的宫女做了侧妃,却听见大太监那仿佛被捏紧的嗓子挤出的声音说着“恭喜护法大人,贺喜护法大人。”

大护法随手赏了点银钱便急匆匆的拎着乌钢杖跑去太子寝宫,将杖子架在前一秒还在优哉游哉品着六安瓜片满天星的太子的脖子上,挑眉看着那人的茶水喷了一地,呛到不住地咳。咳到满脸通红的太子忙摆手解释,想来想去不知送什么作礼物,大护法又什么都不缺,后来想想便是给大护法个名字,算是一片心意。

刚刚不知太子又在搞什么幺蛾子急匆匆赶来的护法也松了一口气,却因为伤势未愈,突然起急上脑,眼前一片黑色,在一片昏黑中听甚么都是呜隆呜隆得,只隐约分辨出太子咬牙与张嘴,便不省人事。

醒来已是第二天日上三竿,鸟雀欢唱,蝉鸣阵阵,扶着仍昏沉的头起来,却看见太子抱着盆樱桃吃,自己手边也放这碗樱桃,仿佛算准了他会醒一样。捻起樱桃砍向太子,太子没有躲过,正被砸中眉心,樱桃落下,留下一记红印。

“死胖子没想到你昨日这么激动,居然晕了过去,你可先养伤吧”太子揉揉前额的红印,没说什么便出去扯着嗓子喊宫女送饭饿死了。

路边草丛中,樱桃核不知合适钻出了小芽,嫩绿可爱。

——end——

【六安瓜片是十大名茶之一,满天星又叫高沫俗称茶叶末是车夫老百姓常喝的,这里如果常看评书长篇单口相声的小伙伴大概就不用看我解释了√】

为了花凋补偿的小甜饼,就无脑欢快,想了想还是不要这么刀比较好√

所以为了表达爱意,在你们开学的日子我送来了甜饼,祝你们开学快乐√

评论(16)
热度(23)

© 盛行西风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