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行西风带

生活九级残废重度懒癌患者

奕卫

楔子

傍晚,危险的时刻。自古东方都有见鬼之时逢魔时刻的传言,即使是现代也是一样,各种都市传说也都在夜幕降临之时开始上演。

比如,你听没听说过这样一家店。



蚍蜉朝露(一)

被夜幕与霓虹灯拢着的中华街异常的拥挤,里面或是行色匆匆的归人、或是肆意拼酒说笑的上班族,大大小小的饭厅林立,满足了人类对于美食的一切肖想。然而在这条中华街的深处,却有着冷冷清清既不是做餐饮生意亦不是做甚么古董生意的店。

那是一家宠物店。

仿佛就是将大观园直接搬到这里似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窗棂影壁,须得人跨脚的门槛,以及那大门上悬着的两个用赵体写着的两个大字“奕卫”。就是这样一家不像宠物店的宠物店霸占了中华街尽头最大最广阔可是也同时是最荒的地界,就这么静静的开着大门,看久了竟觉得像条张大嘴的毒蛇,等候着猎物自己上钩。

这样的宅子,看了便叫人心寒的宅子,平日里自然是无人问津。但是店主仿佛并不在意收入,只是这么开着门等着有缘人的到来。若说为何知道店主毫不在意?说来确实叫人想不到,这样的店的店主,是个经常着一身喜庆红色唐装早晚三餐在不同的中华料理店中解决三个世界上最难的三样问题的,孩子。

孩子可能不太准,毕竟这人曾出示过证件,那上面却是明明白白写着——28岁,未婚。可能应该算是个稚气未脱的除了身高之外的壮年,这位勇士的饭量也一如其他同龄男子一般无二,甚至,更多。

但是最近这位虽然不苟言笑但是待人有礼且随和,拜托的事只要他闲便肯定会帮忙的人来说,这样的麻烦真的是他不应该遇见的。他——碰上杀人案了。

而且是字面上的碰上,不是那种他是犯人的碰上。长话短说,他在拜访老主顾并检查宠物时,主人突然浑身抽搐,倒地不起,而他来的目的也就是那只宠物猫,突然发疯了似的跳到他主人的胸口上,然后舔了舔他主人的嘴唇,一命呜呼。

此事那家的摄像头记录得清清楚楚,况且这店主一副不愿与人多亲近的模样,连个握手都没有,直奔宠物房查看猫咪情况,再加上平时邻里间的风评,物证与人证,铁证如山。警察想要审讯,也毫无理由,只好悻悻的放这位最受怀疑的红色小先生回家,毕竟没有证据,一切都不好说。

除了一个人——徐太子。

说来也巧,这位警探不是本地人,与店主身份证上竟是同乡,是交流学习来到这里的。听说徐太子本名便是徐太子,诨号也因为老爹是警察局局长而得名太子,本身酷爱画些个山水美人,去些个他爹抓不住他的荒郊野岭。但是怎么说都是他爹的苗,架不住有那个基因,年纪轻轻便入了特种部队服役,然而没干几年因违犯军纪而退伍,之后便是进了他爹手下的局子当个光荣的人民警察。此一回来到陌生的国度,听着陌生的话语,来此小住一年,便是他爹给他争取到的进修的机会,也是为这个混不吝的小子未来铺的一手智商再低也能打好的牌——当然前提是,徐太子要有心打牌才是。

前三个月徐太子一直伪装起自己,毕竟他也明白他爹的良苦用心不是?但是到了第四个月,馋猫的尾巴便露了出来。酒吧红灯区硬是被他逛了个遍,虽然说来也奇葩,此人好美景美人美酒,却不沉沦与此,只是叫上几朵温婉可人解语花,喝个半醉便起身结账踉跄走回公寓,倒头就睡。不知是良心道德的底线,还是身为前特种兵的自尊心在作怪呢?

话又说回来,徐太子家一直一脉单传,出尽精英,不是商界政界便是赫赫有名的他爹——一名侦破过多起重大刑事案件的警界传说。然而徐太子除了那一手出神入化的山水裸美人外,一身身手也是被爹压迫出来的,就这么一个遛鸟色大叔,本该是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今天竟对一起谋杀案的“嫌疑人”起了兴趣,这个兴趣也不是源于他对工作的热忱,而是——他在他家族谱画像上看见过这个人,一模一样,若不是亲眼所见他到现在还在对着“生卒年月不详,下落不明”哂笑不已,他家那个年代可是皇家,有记录的那种,这样一名长相如此有特色的人,不可能找不到,除非族谱也是假的。

而且那宠物店招牌上赵体的奕卫二字格外显眼,简直刺痛了太子的双目,他爹常挂在口边那句“你这样让我怎么和老祖宗交代!我死后怎么有脸面向他们!说我没把我奕卫子孙培养成才,请列祖列宗责罚么?!”

徐太子心说“死了都尘归尘土归土了,咱家一脉单传你去哪见老祖宗去?”

结果却在异国他乡碰见一个疑似“活祖宗”的人物。

皆说好奇心害死猫,但犯不着这位太子爷比猫还能折腾,自然就应了另一句话,祸害遗千年。这位大祸害便在一个清早洗漱之后借着此案有疑的借口直奔了中华街,与除了早点铺子还没开门的各色酒家擦肩而过,同时也与一红球擦肩而过。

在门口站定,太子才长舒一口气,仿佛心里落下了什么石头一样。那宠物店门还没开,但也未曾挂锁,只是那样安安静静的仿佛一条正在冬眠的巨蛇,没有张开满是獠牙与毒液的嘴,只是安安静静的睡着,然而他人却无法做到忽视掉那样强烈的气场。

笃笃笃,三声清脆入耳,门环与木头的撞击,撞出如此悦耳的声音。

门内无人应答。

又是三声,仍然是一片寂静。

急脾气的太子第一次被人冷落,本就是父亲的心头肉在家在外都有父亲护着,除了训练苦点,但那也是学习真本事的必经之路,他不会抱怨,但是这么长时间无人理会,却让太子生出一股子韧劲,竟定要与人死磕到底。只见太子捻住门环,快速且大力的用金属撞击着木头,似要叫醒那个可能还贪睡的人,却不料背后传来一少年软软的那种未长开特有的嗓音。

“你小子,报丧呢?”那语气中的不悦,聋子都能听出来。

太子回头只见一红彤彤喜庆娃娃手里提着两屉包子,嘴里叼着豆浆的吸管正不悦的看着他,太子自知理亏,却也没有好脾气,只是把警官证一亮:“我局认为之前案件仍有疑点,请先生配合调查!”

红衣人只是轻轻看了他一眼,叹口气开了门,示意太子随他前来。面对故乡的熟悉建筑,太子没有选择退缩,而是随着红衣人跨过门槛,进了那座“大观园”

门扉吱呀自动合拢,悠悠的,传来先前少年音:“是案有疑还是徐先生你有疑啊?”



——tbc.——

借鉴秋乃茉莉老师的恐怖宠物店

但是是正剧向

一共三节

看来短不了

慢慢悠悠更新

评论(2)
热度(15)

© 盛行西风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