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行西风带

生活九级残废重度懒癌患者

生辰

今天是仇不往的生日,本来王将军是准备大办的,却被六哥儿自己给回绝了,按王将军那火爆脾气怎么可能忍得了,直接就是揪着仇不往耳朵教训一顿,然后吩咐仆人去布置。

然而待布置完了,只剩主角到位时,仇不往却不见了,或者说溜走了。

这可急坏了一众下人,少爷生辰老爷要大办少爷却中途逃走了这算是怎么个事啊,如何向老爷交代还是个麻烦事,待人战战兢兢去汇报了声时,却见王将军皱着一张臭脸喝着茶,听完下人汇报,只是挥了挥手叫下人下去,什么话都没说。

知子莫若父,仇不往什么德行他爹是门清,但是终究拗不过这孩子,只是盘算着等他回来在教训一顿就算了,王天软王天让姐弟二人本想劝劝父亲,却望着这张脸止了步,这种脸色的父亲也只有仇不往那奇人敢接近了。

再说仇不往,其实也没跑到哪去,依旧去了藏香阁。比起与一群人的阿谀奉承,他更喜欢老老实实当个纨绔,被别人阿谀奉承,再说藏香阁中的解语花各个都是一等一的国色天香,还有绝技再身,比那些老爷们好看了不知多少倍,有那闲工夫倒不如来此图个开心,毕竟今天的寿星可不就是他仇不往么。

“六哥儿可好久没来看奴家了呢~”解语花今天也都知道是仇不往的生日,净捡些个吉利话好听的,哄得仇不往嘴都合不上,若是李红珠在,定是又是一番阴阳怪气的嘲讽,若是常北在?不,常北可不会让他“小小年纪”来“这种地方”寻欢作乐的,仇不往晃晃头闷声自言自语:“这都叫个什么事啊”一旁的田姐姐虽然没听清楚说了些什么,但是却是个敞亮明白的人儿,只是纤纤玉手端起酒杯,又一次带了仇不往登向极乐。

待回家,已是月上柳梢头。

才要翻墙进院子,便被一高大身影拦下,细瞅瞅模样还挺俊俏。“谁……谁啊,别挡着大爷我的道。”不耐的像是要轰走苍蝇似的轰人,却被那人攥住了手腕。

“你喝酒了。”语气肯定。

“那……当,当然,今天可是爷生辰!高兴!”战都站不稳的仇不往还打算翻墙,锲而不舍的想要推开来人。

那人却也不急,只是皱了眉,自身上翻出一小锦盒包装的物什“生辰快乐,福寿绵长。”

仇不往也不客气,拿了那锦盒便拐去了后门,还不忘挥挥手:“那当然,祸害遗千年!”

树影下有着欣长身影的人觉得他仿佛是醉了又可能是没醉,只是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而后转身离去,在他站立过的地方仿佛没有人来过,只有树叶随风飘落。

仇不往回了屋子便是兀自盖上被子蒙头大睡,惹得那个一直守在他屋子里的爹吹胡子瞪眼,但是最后也只是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转身离去,将一轮月色留给床上睡得正香甜的人。

锦盒中,一对玉色耳坠正悠悠的躺在绒布面上,无人欣赏。

 ——end——

提早了很多的中秋贺文

因为中秋我会很忙瘫

提前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啊

评论(6)
热度(19)

© 盛行西风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