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行西风带

生活九级残废重度懒癌患者

奕卫

蚍蜉朝露(一)

蚍蜉朝露(二)

少年音本就不算是很大,加之徐太子被眼前美景所吸引,根本就没听见人说了甚么,只是支支吾吾嗯了一句。要说徐太子家中虽没有万亩良田也是有豪宅一栋,在最中心的地界有自己家一三进院的四合院,院中央小泉一眼、小池一方、假山一座、旁的还有他老妈养的一屋子的鸽子,天气好了鸽子呼啦啦放飞出去,带着鸽哨,白与蓝交织,再在院中的枣子树与柿子树下放一小桌,搭一棋盘,品茗对弈好不自在。

就是在这么一个普通人家不敢肖想的四合院长大的太子,进了名为奕卫的宠物店中却也被眼前景致惊艳。小桥流水雕梁画栋,才进便是一大片荷塘,荷塘中伸出一座小桥,看不见尽头。四周是白墙黑瓦的回廊,红漆漆满了回廊的廊柱,红影映在水面与满塘的绿色交相呼应,清风徐来吹乱水面倒影,竟是如梦似幻。不过再美,却也是太静了,静得让人以为只是一副长篇巨轴铺在眼前,静得毫无生机。

见惯了大场面的太子也是花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待缓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经进到了这大宅深处,客厅之中。看向那孩子,他手中的豆浆油条已经解决,拿了盖碗慢慢悠悠的撇着不知何时沏好的茶,只见人眼睑垂下,睫毛偶尔扑动一下,专注的看着茶盏,而自己手边也是一盏已经沏好的茶。

太子呆呆的看着那人,端起茶送至嘴边,被仍滚的茶水烫得一个激灵才真的回过了神。那人似有感应似的,在他回神的刹那抬起了眼睛,直直的看向他。

“徐先生有疑,便直说了吧。”据徐太子回忆,当时这人眼神比鹰还要锐利,但是却丝毫感觉不到恐惧,只能诡异的感觉到一丝长辈对后辈的责备,似春风。

“哦哦,那能不能请志刚先生回忆一下当时案件发生的过程。”公事公办得像模像样,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本子和笔,正襟危坐似乎真的要调查一样。

“方才在下问过徐先生,是案件有疑还是徐先生有疑,这样看来便是案件有疑,那就请吧,刚刚警署那边已经给了我回复,说是已经找到凶手落案了。”未曾想,如此回答却叫那人直接放下了茶盏,一副好走不送的样子。徐太子是走也不是,坐也不是,只得讪笑两声“志刚先生,这……表情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慢走不送。”却不料那人丝毫不留情面。

徐太子也不好坐在这里多说什么,即为同乡,又是家中有些个教养的人,平日里与家人朋友再无赖也不能再坐在人家家中继续,不然那可就是真真的失了礼数。独自走出宠物店,看着大门又一次自己阖了上,只能暗暗计划着下一次到访的理由。

“哎呦?这不是早晨那店长的客人小哥么?”中华街自然同乡人是不少了,店主大叔笑容温暖,瞬间安抚了太子受伤的心,于是太子之后便进了店,不能厚此薄彼的安抚了下仍然伤心的胃。

“店主小哥嘛……其实我们和他都不太熟,就只是觉着他开宠物店不是为了赚钱,虽然人怪了点,但是心善,一般都会帮忙的。”店长大叔见是同乡,也丝毫不吝啬情报,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抖落了出来,张家孩子又尿了一地啦李家大婶又做了佛跳墙了,然而关于这个店主的情报却少之又少,还都是他已经调查出来的。

“嗨,大叔,我这不觉得他像我的一个亲戚嘛。”太子吃下最后一口麻婆豆腐拌饭,结了账告别那店主向外走去,殊不知他一直想要探求的对象正在窗口看着他的远去的背影。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明月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好兄弟,他终究不是啊……”一旁白色的毛团打着哈欠吐出了几颗蓝色的光球,不一会就连光球也消散在空气中。

——tbc——

是正剧啦不是paro啦

私设如山

我觉得明示的十分显眼

最近感冒每天都要很早睡

腰疼,单词真烦

评论(2)
热度(13)

© 盛行西风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