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行西风带

生活九级残废重度懒癌患者

奕卫

蚍蜉朝露(一)

蚍蜉朝露(二)


蚍蜉朝露(三)

待太子回了警局,将外套一甩扔在椅背上便直奔警长室,下午阳光透过百叶窗,微尘浮动折射出金色的光点,一切都是那么的惬意,正在此刻悠闲享用下午茶的警长却被开门声惊得一蹦三尺高,直到看来人是太子才舒了口气。“徐君啊,你这么着急是做什么啊,最近几桩大事都了了,大家还说晚上去料亭庆祝一下呢,你来不来啊。”看太子抬了眼皮,打眼一瞧,警长红光满面的,便知道最近几桩案件都了结了奖励功劳肯定都不少,昨晚太太也做了不少好菜吃得肯定不错。

“警长啊,我不是说了那件案件有疑么,肯定有什么蹊跷!”但徐太子何许人也,脾气上来了哪顾得上这个,直接双手拍桌,震得文件纸页都跳了起来,也惊到了一众同事,窗外鸟雀呼啦啦飞走,只有局长仍然笑呵呵的只是嘱咐人带上门。“徐君啊,这件案子女仆已经自首而上面也批了这个文件,就已经板上钉钉了,该不要碰就放弃了吧,还有其他不少案件也急需人才呢。”伸手不打笑脸人便也是徐太子的规矩之一,徐太子自知警局中的路是走不通了,便也想开了转变了思路,既然无法正面攻克,那便迂回战术。思及此处也便不再纠结,开开心心的换了口风,随着一起去了料亭,有漂亮的小姐姐,谁还要那个神神秘秘的死胖子啊。穿着红色唐装矮小的背影轻颤,打了个冷战,却也未曾在意,只是对着旁的白色绒毛球言语了一句:我是不是感冒了?

隔了十天半了月的,徐太子别着领带夹,袖扣精美一看便知不是平常人家能用得起的,西装剪裁的可体精良,若是不说定是以为是哪家的阔少爷去那大佬云集的酒会了,就连那天搭茬的店老板都竖大拇指,笃定了那店主得出门迎贵客,再说了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这人提着大包小包的怎么着都得给人请进去不是?

但是这二位却都忘了,那店老板何许人也,在这红火中华街开了那么一家店的奇人万不能用平常思路想。待徐太子再在那老板处吃完了早点,抹了抹嘴,刚提着那门环当当当三下,用特意查了的手法叩了那大门等了半晌,却也未见有人动静,徐太子正兀自思索是不是太早没听见时,刚转过身来却见那红色小人正站在离人三步的距离看着他,面无表情愣是惊得徐太子一身冷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今天你小子不报丧了?”仍是那样不客气的话,但是徐太子有什么办法,只得上前赔罪。“嗨老板。我这之前不是不懂规矩嘛,您那回嘿,给我长了个教训这不也就会了么。得我给您陪个不是。”徐太子刚作势拱个手,便被那红圆的胖乎乎可爱娃娃虚抬起来了,直摇头“受不起受不起,你今天是找我什么事,没有事便请回吧。”可眼瞧是要送客的架势,太子便急了,只得抛出了杀手锏——“我今天带了叉鸡饭过来!”

却瞧见那人猛地回头,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是眼睛却是直直的盯着徐太子,仿佛还发着诡异的光。仿佛是纠结了一会,那红色的孩子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叹了口气“罢了,进来吧……”似是轻叹而后又补充了句“我这还有客人,你的事先等等。”

说罢,也没见这孩子推门,那两扇门就缓缓的自己开了来,徐太子只当是这门上装了面部识别系统,自动开合的,也未曾多想径直跟着进了去,大门也如同第一次那般再度缓缓合上,仿佛门前未曾有人停留。

进了院子,一切仍如同上一次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静的出奇美的不似在人间。荷塘仍是三两枝荷花静静地开着,仿佛是没什么生机的画轴展开在眼前。徐太子跟着红衣的孩子绕过荷塘穿过回廊远远地能看见一座假山的时候,便是到了上次的那间屋子——似乎也是这孩子平时做生意会客的地方。

“志刚先生……”未曾开口,却见那孩子竖了食指在嘴前便马上噤了声,木门吱呀开了来,屋子正中间正站着一位穿着得体长相儒雅的中年人,而此人正是那天店主碰见的谋杀案的被害者。

太子想了想,正好距离那个案子过了六天,今天正是第七天。


——tbc——

·【高亮】大护法没有新的能力,不是灵异

·猴年马月再会哎嘿

评论(4)
热度(15)

© 盛行西风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