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行西风带

生活九级残废重度懒癌患者

【joker game】理想三旬

·大概佐三,比较想写群像剧,看能力
·be 糖里有毒
·其实是打算在高考之后剪个视频的文字版
·厚颜无耻占tag
————拉线————
1. 今夜的月色真美
再次惊醒在夜半的佐久间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似乎这群间谍的建议每次都很正确,安眠药什么的,又不是老年人只是失眠而已,犯不到。
不过宿舍中的其他床铺和睡前一样,整齐干净,远处的房顶上方的天空已经被映出鱼肚白。“马上就要天亮了啊……”佐久间也不再纠结是否入睡,提着水壶去厨房打水。
未入厨房,便已料到厨房中是如何的烟雾缭绕,指尖才搭在门把手上,突然恍若触电的感觉传来,下意识缩回了手,未曾多想,只是抱怨了下清晨的静电仍然是那么恼人,旋即手掌握住把手推门而入。
然而,清晨的阳光照耀下,似乎灰尘都被镀上层金边的厨房中,空无一人。
佐久间好笑的扶额,自己究竟在期待什么呢?
将凉杯放在桌上,把睡前烧好的水倒入玻璃杯,暖壶中仍温热的水腾起水雾蔓上杯壁,杯中与杯外恍如两个世界。但这只是自然现象,现下还只是初春无可厚非,经一夜的低温倒入热水自然会出现水雾蒸腾,所以佐久间并未在意。桌上还有几个仍残留着酒液的玻璃杯,一些粘有食物残渣的碗筷静静地躺在水池中,看样子福本并不在,慢慢的喝下热水,只道最近又是吃不到福本的饭菜了,看着窗外晨雾渐散,佐久间放下水杯,径自走在回荡着他脚步声的楼中,准备洗漱。
并不繁重但是颇为无聊的文件工作是一天的开始,而对于这种要向武藤大佐事无巨细汇报的文职工作更是无趣,但这对佐久间来说已经稀松平常,才刚刚开始便已将昨日将近一半的事情事无巨细的誊写在报告单上,甚至还有不少批注。办公室的隔壁传来浑厚男声,甚至偶尔会传来嘲讽的笑声,看样子大抵是在上课。
这栋由鸽舍改装的培训基地大多的房间被打通,改成了宿舍、食堂、教室、厕所,像佐久间与结城那样的办公室着实是少见。结城作为长官自立一室合情合理,而佐久间与学员们同吃同睡的别的机关的“间谍”却独自拥有一件办公室,这确是荒诞的,但荒诞的事情在这栋楼中发生的还少么?
佐久间放下刚刚写完的报告单,伴着隔壁三长一短的摩尔斯密码电报声重新审视自己的报告单,以确保事无巨细,而后便是等它干。抬手看了看腕表,仍是蛮早的,便走出办公室,回身锁好了办公室的门。
我应该去看看训练。
这一想法盘踞在脑海中,无法思考,完全安静,无法做出任何选择,使佐久间就以锁门的姿势呆立在门前。心脏异常鼓动甚至耳畔也传来自己的心跳声,阵阵心悸侵袭的眩晕感知却被大脑强行忽略,胸膛憋闷的仿佛自己被什么大手抓住了,拎在比高山之巅还要高的大气层。初春早晨清冷的空气与肺中温热气体彻底交换,肺部冰凉且麻木。
这件事情似乎只是一瞬,但佐久间能明确的感到时间流逝。直到,身后响起脚步声,依旧保持着这样无法做出任何反应的心悸的状态。
“佐久间先生,我们打算去城里,要一起么?”
温柔的男声,佐久间完全能想起人柔软的略带酒红色的发,笔挺与发同色得西装,但就是想不起人的音容笑貌。
佐久间听见自己的声音,冷静压抑:“不了,我待会还有事。”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的旋开门锁,再次进入办公室,眼睛无法向后瞥,犹如提线木偶,撞上了门。听见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渐。
……我怎么了?
双手撑住办公桌,大口的喘气。在脚步声完全消失的一刹那,被控制着的身体瘫软下来,唯一的依靠是办公桌。
额头冷汗低落,瞳孔收缩,瞳仁失焦。
我这是……怎么了?那人,是谁?

——continue——

评论(3)
热度(7)

© 盛行西风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