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行西风带

生活九级残废重度懒癌患者

莫随风吟

“其实,男孩向世界说他错了都没有用,他得自己承认。”f女孩如是说道,脸上挂着刚刚好得和煦笑容,而后是自己的脸——空白一片,什么都没有。 随后画面一转,明明还在碧游村的土坯房中的自己眼前出现了个小烧烤摊,那正在烤串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王也,烤的也不是什么别的东西,正是自己的面皮。

王也略带薄茧的指尖磨蹭在他手中的自己的面皮上,那脸面勾得栩栩如生却又略带丝诡异的笑容,仿佛很享受薄茧的磨蹭,在火上烤的滋滋作响之时还能笑得一片云淡风轻。

这样的梦,已经做过很多次了。

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走向盥洗台用最凉的水洗了把脸,末了用洗脸巾擦干,抬起头之后还是那个云淡风轻的诸葛青。

术士做的梦更多的会带着预知性,而这种已经让诸葛青铭刻在脑海中的梦,却仿佛是个玩笑一样——王也烤脸皮?是不是付蓉还得来喊一嗓子:“王老板,十串烤脸皮,十串烤腰子,再来三十串羊肉串,多放孜然!”诸葛青扶额,这都什么梦啊……还连续剧似的,那种一共三集一天放三集十天联播的那种。

拜这个梦所赐,诸葛青已经躲着烧烤摊走很久了。然而今天,他和王也约见的日子,王也定的地点却是一家烧烤店,正好还是能自助烧烤的那种。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诸葛青打算就这么去,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再说了,有什么比碧莲和王也这两个人更是祸端的呢?

见了面之后才发现,自己这几天真真是被这梦给吓傻了这天是老王生日。

就这几个在北京的损货,外加上个冯宝宝也就是这几个熟人再见了面。微凉秋风喝着冰镇啤酒冰醒了诸葛青的脑袋,是了没什么的,这古怪的梦其实也无所谓什么意思,提防着做好这准备就好,没有必要这么提心吊胆。一连十来天的神经紧张突然放松下来,刺激的诸葛青突然食欲大增,上来的烧烤被一抢而空,就算烤鸡皮也没落空——不是烤脸皮有什么可怕的。

最终一顿饭下来,王也最初压在收银的钱根本不够,还是诸葛青帮忙垫付的,王也?一杯倒早就醉了,这夜,是冯宝宝和诸葛青把两个醉成烂泥的然给背了回去。张楚岚自然是回了哪都通,王也呢?他去哪?没什么办法,只能把他背回自己的暂住地,虽然睡大街上也不错可惜诸葛青并不想给自己多找事,并被王也追杀。

把王也放躺在单人床上,诸葛青自己也跟着摔在了床上。王也今天是真醉了,没有什么防备的睡颜让诸葛青有些好笑,他们在这群人在这人眼中就这么安全么?戳戳这睡得死实得人的眼皮轻笑一声,准备去铺地铺把这醉鬼扔下自己的床,耳边却冷不丁传来:“诸葛青,你丫挺的烤脸皮。”

王也的声音如同惊雷炸响在耳边,瞬间醉意全无。

——to be continue——

·诸葛青中心

·严重OOC

·我觉得其实老青不会这么多愁善感,但是剧情需要你就忍耐一哈

·其实这个脑洞只是因为我想吃烧烤

·今天试妆了老王,也是我第一次化cos妆

·老王的试妆简直灾难,需要买教程送双手


评论(5)
热度(21)

© 盛行西风带 | Powered by LOFTER